美女图片 三国 情感口述 恐龙 表妹坐在我大腿时我拨出阳根 玛雅 帮弟弟洗澡没忍住捅了姐 金字塔 表妹坐腿上 一不小心进入 世界之最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啪我 亚特兰蒂斯 一边做饭一边给爸爸懆 楼兰古国 14岁初中女生脱裤给男生看 埃及艳后 穿裙子方便儿子进入在线播放 成语故事 美人鱼 40岁老妈与16岁儿子在线播放 狮身人面像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神话故事大全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致远舰 边曰边添奶 风云人物 母亲今晚让你入个够 时光隧道 妈妈装睡让儿子射在里面 古墓 妈咪故意穿超短裙坐公交 创意图片 我做饭他都在添我 吉尼斯记录 拜开粉嫩入洞图 鬼故事 欧洲大黑棒 周公解梦 岳l母水多 罗布泊 老师你太多水 水怪 三姨今晚让你挵 吸血鬼 和儿子一晚上做五次 百慕大三角 妈毛又多又黑 黑洞 19岁又嫩又多水 舍利子 夏天穿裙子方便老公插 阴阳眼 跟老公做完又跟儿子做 沙漠鱼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蛋树 老公按着我让其他男人做 南极巨虫 老公喜欢翻开吃我逼 外星寄生虫 老公半夜吃我逼 五头蛇 老公当着我吃闺蜜奶 看家蛇 被老公三个朋友弄到潮 海蓝兽 朋友当着老公面插 龙王鲸 哥哥和我一晚上做八次 巨型马陆 日本真人激战gif拍拍拍动图图 泰坦蟒 激烈叉叉叉动态gif图 梅尔维尔鲸 半夜装睡配合父亲 独眼鲨鱼 他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皇带鱼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巨型蚯蚓 僵尸蚂蚁 医生鱼 环箍蛇 异鳞蛇鲭 蓝长腺珊瑚蛇 巨齿鲨 古飙 加拉帕格斯巨人蜈蚣 开赛暴龙 水熊 帝鳄 魔鬼蛙 沧龙 蛇獴 十大元帅 星座运势 风水阴阳 健康养生 娱乐八卦 电视连续剧 流行电影 热门综艺 热门音乐 职场男女 社会万象 绝地求生官网 今日头条新闻 荒岛特训 开心一刻 光荣使命 论文 传统文化 荒野行动 小米枪战 全军出击 绝地求生 和平精英

住在悉尼的一个开了“法眼”的山东老头

2019/9/8 21:50:00 移动版

我有一个朋友在悉尼留学,虽然都是在澳洲,但是一个东边一个西边,飞机也要好几个小时,所以联系很少,偶尔上网聊天。

那一年,他带着自己女朋友过来玩,家中设宴。都多喝了几杯,他就说说了一件他在悉尼时候的奇事。

他当时还是学生,选了一个华人餐馆上班,在厨房里做帮厨。?这样一干就是一年多。我朋友住的地方是一片老的城区,租金便宜,距离市中心也不远,就是房屋老旧,但对于学生来说,房子的好坏自然是不重要的。

他家附近有一户中国人,从山东举家移民过来的。这家人夫妻两个都是457签证的工人,后来移民。457签证就是技术工人工作签,电焊工,水管工什么的。这一家一共四口人,夫妻两个,一个上七年级的小孩,再就是他们家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这老头是那家男主人的爹。故事就是和这个老头子有关。

这个老头不会说英文,家里的大人孩子白天都出去上班上学,然后家里就他自己。当时还没有什么卫星电视,网络也都是限量的。所以对于这样一个语言不通的老者来说,在澳洲生活是很孤单寂寞的。

于是白天这个老人都在小区里满大街的溜达,遇见中国人摸样的人就上去搭话,闲聊几句。后来中国的学生来的多了起来,所以这个老头子就在附近的公交站牌等候,就为了和这些坐公交车等车的中国留学生用母语闲聊几分钟。

有一些学生就觉得这个老人很烦,客气或者不客气的就回绝他的攀谈。但我这个朋友虽然也不是很喜欢和这个老人交谈,但也知道老人的痛苦,所以每一次都耐着心和老人交流几句。时间久了,这个老人就越发的喜欢我这个朋友,过节的时候还会带着自己做的月饼元宵之类的作为礼物,送给我朋友。

有那么一次,我朋友要坐车进城去他那家餐馆打工。可是正好遇见了这个老头。老头子那天格外的热情,非要拉着他回家里去坐一坐。我朋友看推脱不掉,就看了一小时间,觉得还赶得及下一趟班车。就和老头子去了他家。老头子一进家,就说,家里没什么好吃的,请他和一杯茶吧。

我朋友就笑着说,随便啊,喝水就行了。

老头子说,不行,这是刚才国内寄过来的雨后毛尖,味道不错,一定要尝一尝。

然后老头子就开始慢悠悠的泡茶,真的就像电视里那样,功夫茶。

我朋友就着急了,说,我要赶着去上班啊,随便喝一点就好了。

老头子说什么也不肯放他走,一定要他品完那壶茶。所以原本以为几分钟的喝茶,最后拖到了半个多小时。

我朋友莫名其妙了,但他隐隐的怒气,没有发作,只是客气的说,谢谢你的茶,我要走了。

老头子说,年轻人涵养不错,算我没看错你。

我朋友就更加奇怪了,刚想问什么。老头子就站起来送客了,一推手,说,既然茶叶喝过了,我就不留你了,你快去上班吧。

我朋友又气又急,出了门就去赶公交车。结果自然而然,他整整迟到了快二十分钟。就在他想,应该怎么和老板道歉解释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那家店门口停着整整四五辆警车。一群围观的群众,店子里面拉着警戒线。

我朋友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一看他是这里的员工,就告诉了他。原来这家店就在半小时前,被一伙人冲进来打劫了,那群人有枪也有刀。店里的两个员工和老板夫妻两个,都被那群人灭了口。

听了警察的话,我朋友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要不是那个老头拖着他磨磨蹭蹭的那么久,那么他一定当时也在店里,说不定外面急救车里躺着的就有他了。

后来警察调查他,也去调查了那个老头,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只能说明,他很luck,那个老头英语不通,又都七十岁了,也没什么问题。都说是上帝保佑,也就没了下文。

我朋友后来就去找过这个老头子,说要感谢他。老头子就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我和你的缘分已经尽了,你照顾我那么久,我也就助你一次。以后不要联系了,再和我牵扯,对你我都不好,尤其是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朋友只是当这个老人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的福星。所以说的时候很轻松,而我暗自起了好奇心。于是和家里人说了这事,家里人说,又是山东的,和家里那么近,说不定有什么渊源,让我有时间去拜访一下。

可是那也是要有时间才可以拜访的。这个一拖,我是半年之后才有机会去悉尼,拿着朋友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老头。果然是个道门中人,和家里的老人也是相知相闻的。我说了自己的来意,也做了本家的起手式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老头子就笑了说,原来是南边的X家,真有缘啊,这么远也能遇见熟人。

后来是他说的一件故事。

我问老头,为什么你知道我朋友会出事呢?老头说,他可以看见,他被开了法眼。开法眼在道家是很常见的一种说法。佛教里有五眼,是指肉眼、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但道家的法眼却和佛家是不一样的。法眼是用道术打开了的天眼,而天眼有两种说法。眼是能见;有种种的“见”,就名种种的眼。一者世间人类的眼根叫肉眼,天人的眼叫天眼,两者都是色法。天眼的品质极精微,能见肉眼所不能见的。如肉眼见表不见里,见粗不见细,见前不见后,见近不见远, 见明不见暗;而天眼却表里、粗细、前后、远近、明暗,都了了明见。二者.“眼”不是我们平常理解的“眼睛”,而是抽象出来的境界“眼”。佛能见凡人所见,是肉眼;见诸天所见的境界, 表里远近等,是天眼;通达空无我性,是慧眼;了知俗谛万有 ,是法眼;见佛所见的不共境,是佛眼。

在道家里,通俗一点说,天眼就是能看见感知鬼神,正如一些小孩子天眼未合,可见家中老人的走魂,或者一些通灵者的感知,那是天生的。而法眼就是借用法术让自己达到天眼的效果,可见鬼神。但是这样有一定的危害性,最大的危害就是你有可能开了天眼,这一辈子就别想再闭上了,从此你要每日目睹鬼神而终了此生了。

那个老头说,那天看见我朋友的头顶悬着一柄鬼头大斧,摇摇欲坠。所以他就知道了,那天我朋友一定有大血光,等到那个大斧掉下来的时候,就是我朋友的丧命之时。所以他也不可明说,就强拉我朋友饮茶,帮他躲过了命劫。我很好奇,就问,那你这样不算是有违天和,干涉了六界轮回?老头说,我只是喝茶,又没有点破天机,最多少活几年罢了。想我如今这样的生活,多活几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问他,你这是天眼还是法眼?他说,是法眼。然后我就是一脸向往,他笑着说,不要多想了,法眼一开,利弊难料。我这一辈子也算是被法眼连累所致,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修道,更不知道我能看见脏东西,如今一想,真是有些后悔开法眼了。

我问,这个法眼不是你自己开的?老头说,这一辈子,修为上没有什么收获,资质太差,就是这个法眼也是他师傅帮他开的,但可以没有再帮他闭上,他就如此凑活过了一辈子。

我问他师傅是谁,老头子笑而不答。就说,我给你讲个我师父的故事好了。我就喝着茶,听老头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WG期间,老头师傅的道观被拆了,自己也被迫还了俗,送到了几百里之外的城镇蹲牛棚。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些大学的教授之类。所以当时他觉得还算不错,能和这些有大文化的人关在一起,也算一种修行了。所以这些人白天种地拣牛粪,晚上就凑在一起谈书论道。当时一切都算不难熬,虽然生活艰苦一些,但老道道家辟谷餐风饮露的那一套还算懂一点,养气修身没什么难的,对于老道最难的就是饿肚子了。所以还了俗的他也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肚子饿了才是天大的事情。于是每天晚上他都要溜出去到粮仓地头偷点地瓜豆角什么的填肚子。他修道之人,练过一些拳脚,障眼法之类的粗浅道术他也运用的熟练,每次也都没人发现。但终究东西少了,生产队还是会发觉的,渐渐的,村里的人就开始怀疑他了。你说 一堆外人里,你会怀疑那些斯文带着眼镜的大学教授,还是这个年轻虽然已经很大,但一看就是身强体壮身手矫健的糟老头?更何况,以前在道观里生活艰苦,如今三天两头的偷吃,这老道已经隐隐的有点发福,变得红光满面起来。

老道这个时候就变得低调起来,深知如果被抓到了,那他就麻烦大了。可就这么几天,他的肚子又受不了了,本来食量就大,吃习惯了宵夜,如今一下子又要饿肚子,这让人怎么办。就在老道愁眉苦脸的时候,他某天忽然发现自己屋子门口放了两块红薯,他不管不顾的就大吃起来。后来隔三差五的门口就有吃的。时间一长,老道也知道了,都是村里人私下里送来的,不光他,那些大学教授都有。老道当时就哭了,那个时候,还能感觉到这么些人情味的东西。就这样过去了几年,老道似乎已经融入了这个祥和的小城镇。他甚至还私下里收了一个徒弟。当然这一切都是没上台面的,那个人也都几十岁了,都没结婚,就是喜欢这些东西。他的父母也是没受到什么教育的农民,觉得自己儿子学点这些神仙的东西也没什么坏处。这个徒弟就是悉尼的那个老头。当时那个老道就说了,他的资质太差了,比他还不如。估计一辈子也没什么出息。悉尼老头他就说,不求升天成仙,能测个字断个阴阳就行。老道就说,你可将来千万别上街给人家算卦,你这资质最多中个六成,小心到时候被人当骗子活活打死。

后来WG快结束了,很多地方已经放松了当时的政策。老道又还了俗,回他原来的那地方当道士去了。当时就问悉尼老头,说,你都这么大了,就在家照顾父母吧,你的资质真的不适合修道,以后有什么难事来找师傅,我一定尽力而为。悉尼老头也知道家里离不开自己,就和师傅道了别,在家里安心做起了庄稼汉。

可是没过多久,老道就回来了。什么都没说,就让他赶紧带着爹妈和他走,去西边躲几天。老头就很奇怪,说什么也不肯走,地里的庄稼还需要照顾呢。老道急的火烧眉毛,可就是不肯告诉他原因。老道说,我是看在师徒一场的面子上才来搭救你的,我不能破了天机,我原本阳寿也没多久了,说出来指不定才能活几天。你一定要相信我,快跟着我走,带着你爹妈,不要太多人,救了你们三个我的修行已经要大打折扣了。

当时老头更加死活不肯离开了,村子里都是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在村里,要是真有什么危险,他不能只带着自己爹妈走。

老道当时沉思了好久,终于下了狠心,说,也罢,反正我这辈子没什么机会升天成仙,死也就死了。我在你们这里受了你们那么多年的照顾,没有你们,我不累死也得饿死,天注定我要以命相报。

然后老道说,我的修为也就是半调子,你愿不愿意开天眼?但我的法力只能给你开,却不能帮你闭上,你后半辈子都要开着天眼过日子了,你愿意吗?

老头忙说愿意,这是好事啊。

老道叹了一口气,说,是好事我怎么不给自己开,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我要给你开了,别后悔。记住这可是你选的。

老头说不后悔,尽管开。

老道说,这一辈子的修为,别的地方没什么建树,就是这个天眼法眼他有几分手段,可惜也还是三脚猫,只能开不能闭。

然后就给老头开了天眼。

老头子天眼一看,就发觉身边不对,整个村子都有着一股子黑气,一团团的,灰蒙蒙的看不清。后来他就发觉不是整个村子是这样,而是附近方圆几十里都是这样。他很好奇,对老道说,这是什么!老道说,别问我,我没开天眼,我不知道你看见的是什么,你也别说出来,这些东西能救你们全村,也能害死你们全村,你要自己小心。

后来全村的人都被召集了起来,老道就和他们说,地龙最近身子摇动了,怕是要出人命,而且还不是一条两条的人命。要是想活命,就都跟着我徒弟走吧。什么时候走往哪里走他都知道,心里有数。老头就说,师傅我不知道啊。老道说,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说完老道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村里人都当老道是发了失心疯,只有很少的人相信老道的话。就过来问老头,是什么事情。老头子也说不清楚。

就这样过去了一天,第二天傍晚,老头子就看见远处地里出现了很多驾的马车,朝着城里的方向驶去。天色渐渐暗了,那些马车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隔着几分钟就有一辆路过。老头正好当时收工回家,就和一起干活的村里人说,那是哪里的马车,这么多区干嘛呢。

然后别人都很惊奇的问他,什么马车!哪来来的马车!

老头子这才醒悟过来,是开的法眼看见的东西。自己师傅说的那个时候原来已经到了。

他连忙进了村,说大家都和我走吧。说着指了一个方向,就是马车出现的相反方向。

可是当时村里正是吃饭的点,没人理他,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一样的说,赶紧和我走吧,是我师傅说的,我师傅是不会骗人的。

到了最后,村子里有三百口子人,只有五十多个愿意和我避一避,而且都说,这大晚上的要在外面躲到哪里去?老头子想了想,说,就去村子那边的山里吧,那个山头很宽阔,我们去那里坐一晚上好了。

大家回到自己家简单得收拾了一下,带了一点干粮和水,就趁着夜色出发了。老头在村子里的时候,不经意发现在某些阴暗角落里,隐隐约约的有黑影,看上去像是人形,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牢记老道的叮嘱,一切都装着看不见,带着自己爹妈和几十号子人就出了村子,上了山。期间又有一些人和他一起走了,加入了队伍,因为自己家里的家畜都有点反常的行为,他们觉得可能真的有什么不测。而那名不相信的人只是说那是因为天气太炎热了,不会有什么事情。最后将近一百个人一起出了村子。村里的民兵也基本都跟着走了。

然后一夜无话,躺在山上有些人都能睡过去,就在大家彼此发着鼾声的时候。地动山摇了,从地底下模模糊糊的传来了响声。

地震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当时已经是黑夜了,可竟然远远的天边,漏出来了一些血红色的地光。

山上的人都吓傻了,借着微弱的星光,他们亲眼看见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子缓缓的变成了一片废墟。

那天使1976年7月28日,这就是中外闻名的唐山大地震。那个村子就是唐山郊区的一个乡镇。那个村子在地震中存活了一百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山上的那些人,和他们抢救出来的村里的伤员。整个地震中,死亡24万余人,十万计的人在地震中受伤。

事后那个老头去找老道,发现他已经人去观空,不知道去了哪里。但他一想老道的话,就知道估计师傅也是过不了多久就要长辞人世了。事后,老头在唐山本地总是可以看见一些东西,而且他的事情也被传开了,民间政府的人都在有意无意中接触他。最后他带着自己父母一走了之,去了山东的一个海边渔村过起了新日子。然后他迅速结婚生子,孩子长大,出国务工,最后居家移民。

以上来源网络